黄粱美梦望成真

大坑,无限坑,各种坑 谨慎关注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拢龙和白宇宝贝
cp不可拆不可逆

无法不爱你(1)

狗血误会梗


俩人普通人设定


不虐,放心(因为我这么渣渣的文笔根本就写不出真情实感)


破晓时分,朝阳将希望的光芒洒向大地,而此刻屋内却一片昏暗,客厅角落里蹲着一个颓废的人,旁边是横七竖八的啤酒瓶,全部都空了,整整有四五瓶,看来已经醉的不轻。


“碰!”的一声响,那个浑身散发着颓废气息的人手中的酒瓶掉在了地上,惊醒了昏睡着的人,那人抬起了头,眼里是少有的迷惘不安。


白宇想起昨天半夜郑云倩给他打的那通电话,接通后对面却没有人回应,从话筒中不断传出只有女人娇媚暧昧的呻吟声和男人温柔的询问:“怎么了,很疼吗?”,几乎是在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的同时,电话突然被挂断。


屋里的气氛冷凝了一瞬,虽然只有短短一两秒,但白宇怎么会听出来呢,和郑云倩在一起的就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他的哥哥。即使是通过失真的声音也能感到那极致的温柔。


今天是龙哥的生日,定制的蛋糕还在正中间的餐桌上,旁边是蜡烛和自己亲手做的菜肴,学做菜时被四溅的油烫红的手还在微微刺痛,还准备了红酒,自从他们脱离家里后,断了经济来源,生活越来越拮据,这瓶红酒是白宇忍饿攒了两个星期的钱才凑够买的,蜡烛还在躺在蛋糕旁边,白宇望着客厅里自己费尽心思的精心布置一切,沉默良久,忽然捂着眼睛笑了出来,笑的撕心裂肺,一直闪耀的眼眸仿佛也黯淡了。原本他还幻想的那个美好温馨的夜晚全都被打破,现在他的哥哥在别人的床上!


白宇感觉心里仿佛塌陷了一块,扑天盖地的恐惧与失落迅速笼罩了他,他慢慢抱住了自己,无力地瘫倒在地上,身体不由自主地发抖。“跟一个男人过一辈子,你不会幸福的,你迟早会后悔的!”白宇脑海里又回荡起他们向家里出柜那天,满面泪痕的妈妈崩溃的哀求和尖锐的诅咒还有父亲抽烟时颤抖的手……


自己当时是怎么回应的呢?对了,自己在腾起的烟雾中拉着龙哥向他们下跪,信誓旦旦的向他们宣告龙哥对他的爱天地可鉴,他们的爱是多么坚不可摧。他还记得龙哥在他们共同的父母面前向他求婚时那种温柔的珍爱的语气,和电话里的一模一样。呵!真是太愚蠢了!原来爸妈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在那个时候他早就已经亲手将自己的退路斩断了。


白宇躺在地上等着他心心念念的爱人回来,能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能亲亲他的眼角让他安心,能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从来没有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可一夜过去了,龙哥还没有回来。白宇眼中的希望一点点破灭了。


明明一点儿都相信龙哥会背叛自己,可为什么眼泪会不停的流,为什么身体在止不住的发抖?白宇抱紧了自己,蜷缩在地上。好奇怪,今天屋子里怎么格外的冷?白宇此刻感觉置身冰天雪地,四面八方的孤寂与阴森将他深深掩埋。


好冷啊,哥哥,我好冷,你怎么还不回来?


朱一龙在凌晨时分疲倦地回到家,从门缝里钻出一股刺鼻的酒味,朱一龙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连忙打开门进屋,屋里的酒味更加浓郁,然后看到客厅里的一片狼藉,在往里走,发现白宇满身酒气地躺在地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朱一龙感觉心里窝了一团火,快步走过去抱起白宇。


白宇迷迷糊糊地醒了,也不说话,任凭朱一龙将他抱到客厅沙发上,然后拂开朱一龙想要试探自己额头温度的手,幽幽地盯着他的眼睛,问:“龙哥,你昨晚去哪了?”


恼怒和心疼的复杂感情交织在朱一龙心头,使他没注意到白宇不同寻常的表情和语气,以前白宇可是从来没有干涉过他的行踪。


“小白,你又在折腾什么?”因为白宇太不知道照顾自己而感到生气的朱一龙不禁加重了语气。


可在白宇听来,他的龙哥好像已经对他不耐烦了——声音里没有了从前的温柔,他想起出柜后寒酸的生活,周围人的冷眼嘲讽,而且龙哥最近越来越早出晚归,有的时候甚至整夜都不回家,自己卑微的等待和付出,内心的惶恐和委屈,他知道这个社会对同性恋没有那么包容,他已经做好了被指指点点肆意谩骂的准备,因为有龙哥给他温暖和安慰,只有在他面前才能脱去尖利的铠甲露出脆弱的软肋,但被最亲密的爱人背叛抛弃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脑海中思绪杂乱,绞得白宇头痛欲裂,最后终于情绪崩溃流下眼泪。


朱一龙这才发现白宇已经满面泪痕,哭的不能自已。他一下子揪紧了心,半跪在沙发前去抱抱抱他的宝贝给他安慰,可没想到白宇会推开他,朱一龙的动作僵住,“怎么了,小白?怎么不开心了要这么折腾自己?”


“我想知道你昨晚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我去了医院。” 心虚的语气。


“去医院干什么,是不是你哪里受伤了?”


听了白宇这关心的话,朱一龙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我没有受伤,是送一个受伤的路人去的医院。”其实朱一龙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劫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郑云倩为他挡了一刀受了伤。收拾了几个劫匪然后把她送到了家里,帮郑云倩擦药的时候可能是太疼了,她一直压抑着声音,朱一龙只好轻声安慰,不过他不打算告诉白宇,一方面是不想让他担心,另一方面是不想让他多心吃醋。


评论(6)

热度(19)